用户名  密码   注册 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 >> 环保环境 >> 污染防治
北京六环内最后养牛场面临搬迁
欢迎订阅手机青年报,移动用户发送qnb到10658000,每天资费不到一角钱。
http://www.youth.cn    2014-05-13 10:40:00    中国青年网

  本版摄影/本报记者 魏彤

  养牛场外的水渠表面漂浮着一层暗绿色的物质 本版摄影/本报记者 魏彤

  观察动机:近日,北京市副市长林克庆表示,要对朝阳区孙河乡辛堡牛场等近郊的养牛场实施搬迁。北京青年报记者现场探访发现,作为六环内最后几家养牛场之一,辛堡牛场内牛粪无遮盖,不但影响周边环境,对邻近的河流也构成威胁。

  环保部门表示,随着城市的发展,目前六环内的养牛场离居住区越来越近,养牛场造成的主要是水污染和牛粪等固体废物污染,养牛场已经与六环内的规划和定位不相适应。

  核心

  养牛场搬迁是肯定的

  近日,北京市副市长林克庆在人大常委会上表示,要进行农业结构的调整,像包括养鸡在内的养殖业就要逐步退出北京。朝阳区相关负责人在会上表示,要对辖区内两处北京三元绿荷奶牛养殖场进行治理,督促金盏乡楼梓庄南牛场年内完成搬迁工作,加强孙河乡辛堡牛场运行监管,责成产权单位完善污染源处理设施设备,及时清理粪便垃圾,将污染物在场内完成消污,避免外流。对于朝阳区正在加强运行监管的孙河乡辛堡牛场,“就直接让他们搬迁吧!”林克庆在会上说。

  2006年,四环以内林立的高楼脚下最后一个奶牛场被拆除。2010年,紧邻五环的大兴区德茂农场被搬迁。这次朝阳区的两处农场均位于五环和六环之间。

  北青报记者从朝阳区环保局证实,六环内养牛场搬迁已经确定,目前是时间问题。搬迁的原因之一是养牛场并不适合朝阳区的规划和定位。工作人员举例说,牛粪是养牛场比较多的固体废物,养牛场会有一个专门收集牛粪的池子,牛粪经过发酵之后主要的用途是农田的肥料,但目前朝阳区内农田数量十分有限,牛粪这种肥料的需求也就更加有限,那么养牛场仍然留在朝阳区就不太适合。至于什么时候搬迁,工作人员表示,这与牛场所在企业的搬迁条件和用地选择等因素有关,现在金盏乡的牛场正在搬迁,孙河乡的牛场搬迁也是迟早的事情。

  据了解,根据2010年的规划,农业部门就表示将在今后5年内,朝阳、海淀、丰台三区逐步退出畜牧养殖业,目前规划限定的时间已接近尾声。限养区的范围包括作为城市发展新区的顺义、通州、大兴、昌平;作为城市功能拓展区的朝阳、海淀、丰台以及作为生态涵养保护区的平谷、怀柔、房山等6个区县中的27万公顷城乡建设用地。

  其中朝阳、海淀、丰台距离城市核心区较近,早已开始大幅度削减牲畜存栏量。退出畜牧养殖业后,朝阳、海淀、丰台可集中精力扶持花卉、草地等美化城市环境的种植业,市农业局等部门也可将治理畜牧业污染的重点放在远郊地区。

  “朝阳、海淀、丰台的畜牧业退出,并不会给全市的畜产品供应带来任何压力,因为全市的牛肉等主要来自内蒙古等外省市。”据了解,这三个区的生猪年出栏总数只有3万余头,肉禽年出栏大概60万只,鸡蛋、牛奶的年产量也不过两三千吨,分别只占全市总量的百分之一左右。

  探访

  牛粪无遮盖 苍蝇扑面来

  上周末,北青报记者来到朝阳区孙河乡上辛堡村,在村南找到了这个可以在机场高速上望到的辛堡牛场。虽然辛堡牛场附近没有居民主要生活区,但不到一公里就是一所小学。附近的几个路人说,牛场的味道不好闻,特别是夏天一到,很远就能闻到气味。

  养牛场门口并没有悬挂牌子,只有两扇铁栅栏门虚掩,门口一面墙上写有“防疫重地,禁止入内”的字样。

  辛堡牛场的工作人员告诉北青报记者,这个牛场大约建于上个世纪60年代,场内建筑多年未变,场内有奶牛一千多头,每天可以产十多吨奶。关于牛场搬迁的消息,工作人员表示几年前就听说过,但都是小道消息,没有得到过确认,牛场也没有要搬迁的准备,但近两年确实不断有环保部门的人来检查。对于养牛场等养殖业搬迁的原因,牛场的工作人员看来,一方面是因为北京市在发展,近郊不适合有养殖业;另一方面也与牛场会造成环境污染有关。

  因为需要防疫的原因,记者并没有获准进入养牛场内部,但通过养牛场西侧不足一人高的围墙,记者可以看到百米开外的牛棚。几排高大的黑色尖顶牛棚下,十几只黑白花的奶牛在吃饲料,牛棚顶有几台硕大的风扇,地面上铺着一层厚厚的湿泥土,其中有不少奶牛的粪便。靠近围墙的空场地上,不规则地堆放着几堆牛粪。这些露天堆放的牛粪没有任何苫盖和遮挡物,有些牛粪堆旁边堆有干草,但并没有用来覆盖粪堆。

  这些牛粪堆的高低各不同,虽然刚刚下过雨,但粪堆上有成群的苍蝇,车刚刚停在围墙外,就有五六只苍蝇趴在了车窗玻璃上面。

  牛粪堆比较集中的位置是西南侧的一扇用锁锁住的铁栅栏门内,门边的墙上写有“出售牛粪”的字样,下方箭头所指的方向就是这扇铁栅栏门,门前留有车轮碾过的痕迹。把胳膊从栅栏门的间隔处伸进去几乎就能碰到小山一般高的牛粪堆,这边的牛粪中夹杂着干草,比起靠近围墙的牛粪要干燥很多。由于下雨的缘故,冲刷过牛粪的雨水顺着栅栏门流出,与门前的泥巴混在一起,踩一脚,鞋跟就会没入污泥中,且略有些臭味,苍蝇的数量也更多。

  东侧围墙外一米多宽的水渠内仍有水,离养牛场大门不远处依稀可以看到草丛中的排水口。工作人员告诉北青报记者,他们有两个沉淀池来处理场内的污水,处理后的水每隔几个月会排入水渠中。水渠表面漂浮着一层暗绿色的物质,水中也有塑料餐盒、塑料袋等很多杂物。沟渠呈南北向延伸,越往北水量越少,在靠近高速公路的位置干涸。在地图上,顺着这条沟渠的方向一路向北10公里,可以看到温榆河,附近还有孙河、清河。

  官方说法

  污染是养牛场搬迁主因

  养牛场为何要搬迁和治理?除规划和定位,养牛场会造成污染也是要搬迁的重要原因之一。朝阳区环保局工作人员表示,养牛场造成的主要是水污染和牛粪等固体废物污染,孙河乡辛堡牛场之所以需要治理,问题主要是牛粪储蓄不当,多为露天堆放。

  工作人员解释,养牛场会排出氨氮含量很高的废水,这样的废水排入河中会导致河水的富营养化,不过,现在的养牛场主要污染是固废。养牛场以前清洁牛粪主要是用水冲粪,所以废水的污染会比较多,用水量也很大,如果要对废水进行治理,牛场需要使用复杂的污水处理设施,所以考虑到成本问题,近几年养牛场都是“干清粪”,基本不用水或用水很少处理牛粪,废水的污染已经很小。

  经“干清粪”处理的牛粪要有一个固定的池子收集,发酵后用作肥料,但牛粪储蓄不当就会造成问题。几年前,朝阳区环保局开始关注辖区内牛场的牛粪储蓄问题,“辛堡牛场就是池子不符合要求,露天堆放,防雨、防渗措施也做得不好,这是目前牛场需要治理的主要问题。”朝阳区环保局的工作人员表示,正在搬迁的金盏乡楼梓庄南牛场也是同样的问题,牛场搬迁后也还要继续进行减排和节水的治理。

编辑:环保频道 王加 来源:北京青年报
返回首页>>>
分享到:中青微博
[心情排行榜]
http://env.youth.cn/hj/wrfz/201405/t20140513_5186555.htm
北京六环内最后养牛场面临搬迁
gb2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