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注册 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 >> 环保人物 >> 访谈对话
改革创新推进湘江重金属治理
欢迎订阅手机青年报,移动用户发送qnb到10658000,每天资费不到一角钱。
http://www.youth.cn    2014-04-21 11:11:00    中国青年网

  

  瞿海,苗族,湖南省沅陵人,1966年1月出生。曾任湖南省委办公厅副主任、湖南省委副秘书长、湖南省委副秘书长兼省档案局党组书记,现任郴州市委副书记、市长。

  对话人:湖南省郴州市委副 书记、市长瞿海

  湖南省郴州市是湘江的源头之一,也是我国有色金属的重要产地,有色金属开采历史有千百年之久。然而,长期以来粗放的开采方式给郴州乃至湘江流域的生态环境造成了严重污染。我们想知道,郴州市治理污染面临的最大困难是什么?在治理重金属污染和产业转型升级方面,郴州市探索了哪些改革创新的道路?

  ●为了突破资金的瓶颈,近几年我们以改革创新的思维,着重做好争资、引资、融资和贷款4项工作,通过争、引、融、贷四轮驱动,建立起多元投融资机制。

  ●环境污染不仅会影响人民群众的身体健康,而且会制约经济社会的健康发展。郴州是湖南的南大门,不解决好环境问题,不仅对人民群众无法交待,也不可能做好承接产业转移和招商引资的工作。这些都促使我们不能等、不能靠,要积极以创新思维主动迎接挑战。

  ●要从根本上保护和治理好湘江,必须加快产业转型。为此,我们以矿业转型为重点和突破口,大力实施产业转型发展三年行动计划,着力构建现代产业体系。按照大矿区、大企业、大发展思路,强力推进矿业整顿整合和关闭重组,大力发展矿产品精深加工产业。大力承接产业转移,培育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加快发展替代产业。

  郴州治污面临的最大问题和困难是什么?如何解决?

  最大问题是重金属污染问题,最大困难是资金困难,同时还有技术和管理问题。

  记者:郴州是湘江流域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湘江的源头之一,是湘江治污的主战场。在推进实施湖南省政府“一号重点工程”的过程中,郴州面临的最大问题和困难是什么?如何解决这些问题和困难?

  瞿海:湘江的保护和治理是湖南“两型”社会建设的头等大事,也是郴州环境保护的头等大事。虽然湘江的干流没有流经郴州,但是在郴州有3条支流汇入湘江,这些地方是重要的有色金属集中地,有色金属开采历史有上百年甚至上千年之久。千百年来有色金属开采遗留的问题就是重金属污染。因此,就郴州而言,推进“一号工程”面临的最大问题是重金属污染问题,最大困难是资金困难,同时还有技术和管理问题。

  由于郴州市历史遗留的重金属污染问题多,水污染隐患大,所需治理资金量非常大。据估算,全市要治理因矿山采选、冶炼造成的重金属污染,需治理资金300亿元以上。这么大一笔资金,仅依靠财政投入是远远不够的。

  为突破资金瓶颈,近几年我们以改革创新的思维,着重做好争资、引资、融资和货款4项工作,通过争、引、融、贷四轮驱动,建立起多元投融资机制。

  在争资方面,国家和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环境保护部、国家发改委、湖南省环保厅先后向郴州投入项目资金和治理资金12亿元。

  在引资方面,我们积极引入社会资金。按照谁污染谁治理原则,企业是治理污染的责任主体,企业的污染治理资金是我们治理重金属污染的重要保障。

  在融资方面,郴州市2013年成功发行了两支债券,募集资金33亿元,全部用于郴州境内重金属污染综合治理工程项目。这种融资资金期限长、利息低、额度大,很大程度上缓解了资金难题。2014年,我们计划再发行23亿元重金属污染治理债券,目前正在按照国家有关政策的调整进行募投债券的申报。

  在贷款方面,充分利用国际金融方面的资金,如申请了亚行的污染治理贷款。今后,还将充分运用各国政府间环保资金的货款。希望在省政府和省环保厅的支持下,有效利用这些渠道来突破重金属污染治理资金的瓶颈。

  此外,郴州地区的矿产都是多金属的,以前由于粗放开采,遗留下来的尾砂中仍含有许多有价值的贵重金属。因此,怎样确保其安全、循环利用,并与产业发展结合起来,需要先进的技术支撑。这几年,我们一方面加强与环境保护部、省环保厅及一些科研院所的技术合作,另一方面加强国际合作,积极引入先进技术、人才和设备,强化重金属污染治理。

  重金属治理的管理工作非常重要。湘江污染的源头要堵,但对治污的过程也要严管,对污染行为要严惩。2013年,省人大通过的《湘江重金属污染防治条例》是保护湘江的重要法律武器。同时,要落实政府主导、部门配合、公众参与的模式,形成全社会共同保护湘江的格局。

  记者:郴州发行这么多债券,会不会成为政府的包袱?将来要怎样偿还这些债务?

  瞿海:目前,郴州市一是在加快经济转型发展,二是在创建生态文明城市,同时,正在按省政府的要求积极推进“一号重点工程”的建设。

  群众对环境质量的要求越来越高,环境污染不仅会影响人民群众的身体健康,也会制约经济社会的健康发展。郴州是湖南的南大门,不解决好环境问题,不仅对人民群众无法交待,也不可能做好承接产业转移和招商引资的工作。这些都促使我们不能等、不能靠,必须积极以创新思维主动迎接挑战。

  发行污染治理债券是国家给我们的一个机遇,是国家建设生态文明的一项积极政策。我们及时抓住这一机遇,积极、主动做工作,在环境保护部和国家发改委的支持下,首先进行了项目试点,效果很好。如郴州市东河、西河两条河流,由于历史遗留下来的尾砂遍及沿河两岸,这些地方既不能种植农作物,也不适合人居住。后来通过治理,安全处理尾砂后,这里变成了优美、宜居的地方,建成了市民休闲的生态公园及生态小区,还建成了新兴产业园,提升了土地价值。现在,这里已经成为郴州市最漂亮的新城区和重点产业发展区。郴州市尝到了环境宜居和经济发展的甜头,这使我们有信心发行好、使用好污染治理债券。

  借债是肯定要还的。这种债券的发行是国家鼓励和支持的,它的期限长、利率低,环境得到综合治理后,土地价值就会提高,通过兴建宜居小区和新兴产业园,郴州市的经济就会有所发展,以此来偿还债务。所以,债券的发行不仅不会增加政府的包袱,反而是政府治理环境、发展经济的催化剂。

  记者:由于历史原因遗留的重金属污染问题多,郴州是怎样处理这些历史遗留问题的?

  瞿海:郴州是著名的有色金属之乡,千百年来重金属采选和冶炼遗留了大量的尾砂,这些尾砂有的大量堆存,造成了环境污染隐患,有的因山洪冲刷而入河入库,污染了水域环境。

  为改变这种状况,“十二五”以来,郴州市切实加大了重金属历史遗留问题的治理力度,以东河、西河、武水河等小流域为重点,全面推进历史遗留重金属污染治理,实施了一大批重金属污染治理项目,总投资达37.2亿元。通过这些项目的实施,大部分历史遗留废渣被清运并妥善处理,部分废渣实现了资源化利用,重金属污染源头得到有效控制,区域生态环境逐步恢复,境内湘江流域水环境质量实现根本好转。

  下一步,我们将继续保持强力治污势头,进一步加大监管力度,禁止企业乱采乱排,从源头上控制污染产生,为实现碧水、蓝天、净土打下良好基础。

  郴州如何推进产业转型?

  以矿业转型为重点和突破口,大力实施产业转型发展三年行动计划,着力构建现代产业体系。

  记者:郴州作为一个矿业大市,矿山生态环境恢复的任务非常艰巨,这方面的工作是怎么开展的?

  瞿海:据调查统计,郴州市矿山开发占用及破坏土地资源总计达3900多公顷,矿山生态环境破坏严重。从2012年开始,我们计划用4年时间,投资21.7亿元,实施绿色矿山建设、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重点项目和示范工程,集中开展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工作。

  到2013年,郴州市通过整治,“三区两线”范围和重点矿区的矿山地质环境问题得到初步解决。力争到2015年,基本完成“三区两线”范围和重点矿区的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黄沙坪、宝山等绿色矿山建设全面完成,矿山地质环境问题基本得到解决。

  记者:加快推进产业转型,是搞好湘江保护和治理的根本之策。郴州在这方面进行了积极探索。请问,郴州是如何推进产业转型的?

  瞿海:要从根本上保护和治理好湘江,必须加快产业转型。为此,我们以矿业转型为重点和突破口,大力实施产业转型发展三年行动计划,着力构建现代产业体系,并取得了显著成效。

  一方面,按照大矿区、大企业、大发展思路,引进中国五矿、中化集团、中国建材、中化蓝天、云南锡业等战略投资者,强力推进矿业整顿整合和关闭重组,加快建设有色金属“五个一”战略体系,即一个交易平台、一个价格指数、一个国家检测标准、一个展示平台、一群知名品牌企业,大力发展矿产品精深加工产业。

  另一方面,大力承接产业转移,培育发展电子信息、先进装备制造战略性新兴产业,加快发展替代产业,打造全国一流的LED产业基地和千亿产业集群。目前,已基本形成以有色金属、食品烟草、建材等传统优势产业为支撑,电子信息、先进装备制造、新能源等战略性新兴产业为先导,商贸物流、文化旅游、金融等现代服务业协调发展的新格局,全市经济逐步实现从地下向地上、从黑色向绿色、从传统向现代的转变。

  记者:建立吸引社会资本投入生态环境保护的市场化机制,是加快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内容。郴州目前在这方面做得如何?

  瞿海:近年来,郴州市围绕加强生态文明建设,在如何发挥市场的资源配置作用方面进行了积极探索。其中,推进主要污染物排污权有偿使用和交易工作取得了积极进展。2013年4月,成立了市排污权交易所,安排了专门人员和专项经费,在全市范围内开展了主要污染物排污权初始分配核定工作,对全市1035个工业企业开展技术指导和培训。目前,已报省环保厅完成会审,正在针对评审组提出的问题进行进一步核实,力争将总量指标公平、合理地分配给各排污单位。

  下一步,我们将按照容量有限、资源有价、使用有偿的发展理念,根据《湖南省主要污染物排污权有偿使用和交易管理办法》,以及排污权有偿使用与交易政策、规范等,科学核发排污许可证,合理界定企业的环境资源使用权,全面推进主要污染物排污权有偿使用和交易工作,拓宽污染治理筹资渠道,进而刺激排污单位加大污染减排力度,加快产业转型升级,推进生态文明建设。

  记者:东江湖是湖南省战略性饮用水水源地。请问郴州是如何保护和开发东江湖的?

  瞿海:东江湖水域面积有165平方千米,正常蓄水量81.2亿立方米,位列全国淡水湖泊前10位,有“湘南洞庭”之美誉。目前,东江湖是郴州市优质、稳定的集中式饮用水水源地,未来将满足占湖南总人口50%、经济总量70%的湘江流域城市群对优质水源的需求,战略地位非常重要。

  一直以来,湖南省和郴州市对东江湖的保护高度重视。2001年,颁布了《湖南省东江湖水环境保护条例》,并于2003年成立了东江湖水环境保护局。2013年,湖南省政府把包括东江湖在内的湘江流域保护列为“一号重点工程”,并成功争取列入国家重点流域和水资源生态补偿试点、纳入国家重点支持的生态湖泊保护范围。

  2013年以来,我们根据湖南省政府批复同意的《东江湖生态环境保护总体方案(2012~2015)》,实施污染源治理、生态修复与保护、饮用水水源地规范化建设等六大类80余项工程,以进一步改善全流域生态环境,全面提升流域水资源调控能力和水体自净能力,巩固东江湖饮用水水源地位,实现东江湖流域可持续发展。目前,这些工程项目进展顺利,部分项目已完工并发挥出效益。我们将进一步加大力度、加快进度,高标准地推进东江湖的保护和开发。

  采访札记

  湘江,湖南的母亲河。湖南,有色金属之乡。湘江流域的永州、郴州、衡阳、娄底、株洲、湘潭、长沙、岳阳8个城市,其总面积占全省的40%,人口占全省的 60%,GDP 占全省的 70%以上。

  湘江流域是有色金属蕴藏的重点地区,千百年来有色金属的开采和冶炼,给湘江遗留下严重的重金属污染。据记载,2000年以前,湘江流域Ⅰ类~Ⅲ类水质断面达标不到 70%。湘江成为全国重金属污染最严重的河流之一,也成为制约湖南环境与发展的瓶颈。

  为破解发展难题,2011年国家正式批复了《湘江流域重金属污染治理实施方案》。这一方案成为全国首个由国务院批复的区域性重金属污染治理试点方案。2013年,湖南省正式将湘江流域的保护和治理列为省政府“一号重点工程”,将其作为全省“两型”社会建设的头等大事来抓,确保在两年之内,湘江污染趋势得到遏制、水质逐步回升。“一号重点工程”的推进,为沿江城市乃至湖南全省环境与经济提供了强有力的发展契机。

  记者采访的郴州市治理环境与发展经济的经验,正是沿江城市大力推进“一号重点工程”实施、努力治理湘江重金属污染的一个缩影,也是湖南全省积极治理环境污染,推进产业转型升级,全面开展经济建设的真实写照。

编辑:环保频道 黎学 来源:中国环境报
返回首页>>>
分享到:中青微博
[心情排行榜]
http://env.youth.cn/rw/ftdh/201404/t20140421_5062899.htm
改革创新推进湘江重金属治理
gb2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