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注册 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 >> 环保政策 >> 曝光台
三废污染威胁水源地 "深山工业园"待拆除
欢迎订阅手机青年报,移动用户发送qnb到10658000,每天资费不到一角钱。
http://www.youth.cn    2014-05-12 14:48:00    中国青年网

  烟囱耸立的简易厂房群。聂伟霞摄

  浙江日报青田5月11日电   今天,浙江省“三改一拆”第4督查组在青田发现,青田县仁宫乡大奕坑村,一处“蜗居”深山长达10多年,违法建筑面积达两万多平方米的“阀门工业群”,正威胁着水源保护地。

  大奕坑村位于饮用水源二级保护区上游,两岸青山如黛,清澈的小溪潺潺流过。然而,还没进村,便可望到一只十几米高的烟囱正冒着浓浓黑烟。

  “自从村里驻扎了阀门企业,日夜生产,噪音、粉尘、污水都影响着我们的生产生活。”一位正在田里挖土豆的村民告诉督查组成员说,村民都希望这些企业能尽快搬迁。

  在小溪边一处开阔的山坳里,搭建着连片低矮的简易房。据了解,这里共有5家阀门铸造企业,最早的企业成立于2001年,至今已有13年历史。

  冒黑烟的烟囱属于青田瑞兴手轮有限公司,公司于2008年投产,占地面积7000平方米。机器轰鸣声中,几十个工人正在赶制手轮,各生产区域彼此相通,没有任何消防设施,存在着严重的安全隐患。在一个简陋的锅炉旁,两名工人正把一铲铲的煤炭往冲天炉里塞,大量的黑浓烟雾袅袅上升又四处弥漫,周边原本嫩绿的树叶都披上了一层黑衣。

  “这种5吨以下、用煤炭烧的冲天炉,早就属于国家不允许使用的设备。”青田县经信局总经济师范景东说,该企业机器设备陈旧老化,工艺也相当落后,能耗高、效益低下。在紧邻的青田宏得利阀门有限公司,记者看到,该企业还在使用砖块砌成的退火炉,设备原始简陋,10多年前就被列入国家明令淘汰的阀门铸造行业设备名录。

  “这5家企业基本未建治污设施,在生产过程中产生烟尘、固体废物,还直接排放废水。”青田县环保局副局长季铭介绍,经过环保部门水质检测,阀门企业排出的废水中酸碱度超标,对水源地水质产生直接污染。

  “今年底,青田县新的饮用水取水口工程完工,这里将被列为一级水源保护地。该‘工业园区’必须关停。”季铭说,根据《浙江省水污染防治条例》,一级水源保护区里,不允许任何企业存在。

  经青田县鹤城国土所确认,该“工业园”建筑面积共两万平方米,既是违法用地,又是违法建筑。到目前为止,国土部门尚未做出任何相关行政处罚决定。

  这些违法建筑多年来“蜗居”深山,为何无人管?鹤城国土所所长杨洁华告诉记者,主要是因为涉及历史遗留问题,由于违法建筑主体不明,目前拆违难度大。

  “仁宫乡这个‘深山里的工业园区’必须限期拆除,既为保护农田和水源,也是相关企业转型升级的一次难得机遇。”第4督查组组长项力克说。“深山工业园区”究竟何时能拆?相关企业又将如何实现转型?本报将继续关注。

  查访札记

  不求光鲜数字,但求长远效果

  记者随第15督查组在景宁县查访期间,听到这样两个故事:

  去年搞“三改一拆”,景宁县在拆除禽类中转市场过程中,先为涉违市场选好安置点,再对其进行拆除并实施搬迁。今年搞“五水共治”,景宁县启动了县生猪定点屠宰场搬迁改建工程,但迁入点的违建简易棚阻碍了重点工程实施进程。由于该违建户是农村低保户、因病致贫户、住房困难户,景宁县“三改一拆”办决定,先协调相关部门解决弱势群体的生计问题,再督促这些违建户限期自行拆除。

  景宁县的做法似乎有些“慢吞吞”,一是累计拆违面积不太显眼,二是拆违总排名有点靠后。但对景宁这样的山区县、欠发达县、“吃饭财政”县而言,确保城市规划不“翻烙饼”,财政资金不“撒面粉”,政策制定不“瞎折腾”,似乎比光追求进度更重要。

  于是,“一次规划,一轮拆改,一步到位”的拆违节奏,就成为略显特殊的“景宁现象”。

  不可否认,当前省内有的县(市、区)只注重汇报会上的显赫工程和光鲜数字,却较少注重实际拆改的效果;有的县(市、区)只晓得搞动辄数百人的集中拆除行动,却较少考虑“违建会不会反弹”等长远课题。

  于是,我们在历次督查中看到:有的地方只顾着拆除楼顶违法搭建的铁皮棚,但控制新增违建的长效机制没有及时跟上,结果每隔两三年就搞一次专项整治,既累坏了面对“拆了又建,建了又拆”困境的执法队员,又让百姓对政策导向摸不着头脑。有的地方只顾着夷平一大片违法搭建棚户区,但没有对土地进行“洁化、绿化、美化”,违建户看着一片荒地,都把拆下来的木门、钢管堆放着,等“上面一阵风刮过去了”,再把它装回去。更有群众对此不满意:“拆了房子不用,留下一块荒地,你们拆它干吗?!”

  那些脱离当地实际、只顾“政绩工程”的地方,实际上是透支了群众对政府工作的信任。拆前不想,浪费公饷;拆违过头,民意沸腾;拆后不用,发展阵痛。在全省日益注重常态化、长效化的“三改一拆”战略部署中,这些地方注定很难长期占据好名次,还要为此付出高昂的拆违经费和维稳成本。

  另一些地方则细心绘制“作战地图”,精心安排“粮草供应”,悉心听取群众意见,耐心做通群众工作。它们可以既避免违法建筑反弹,又节约公共财政资金,还能营造良好舆论氛围,一举三得。经督查组核实,景宁县违法建筑的自拆率高达90%以上,全县未发生一起暴力抗拆和群体性上访事件,就是明证。

  2014年,“三改一拆”工作已经进入攻坚期,在“将依法拆违进行到底”的号召下,来自基层的你,是追求眼前的排名,还是谋划长远的发展?如是分析,高下立判。

编辑:环保频道 王加 来源:浙江在线
返回首页>>>
分享到:中青微博
[心情排行榜]
http://env.youth.cn/zc/hbbgt/201405/t20140512_5181867.htm
三废污染威胁水源地 "深山工业园"待拆除
gb2312